今天是      我要报名学习:网上填写报名表 | 打印报名表      我要加入协会: 网上填写报名表 | 打印报名表
学院公告
刘大为任新一届中国美术家协
欧阳中石:书法是素质教育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微信号:s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育团队及
中国书画网网络编辑团队(w
中国书画篆刻艺术名家工作室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学光盘目
中国书画篆刻艺术名家工作室
一年制学员请交毕业作品,申
2013年 交作业通知
招生科目
中国书画国际大学书法国画专
中国书画装裱专业招生简章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(书法)教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(国画)教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(刘松岩个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实用美术、
高级摄影师、技师、高级技师
少年部各科专业
免费:欧阳中石——欧体在线
中国书画学院(中国书画函授
名师在线
沈鹏(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
林岫
京城文人——贾诚隽
贾诚隽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
刘绍勇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
欧阳中石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
中国美协主席——刘大为
中国书画学院沈老师
工笔大师——张永祥书画作品
学员作品
高活洋《李清照》
  当前位置:首页 ->> 书画大学 ->> 名师在线 ->>
京城文人——贾诚隽
作者:宇 泽    时间:2013/11/26 14:09:22   阅读1217次     【
分享到: 更多

北京有句老话“东富西贵”。说的是东城的住户有钱人家多。东城的大胡同特整齐,路北的院子全开东南门,路南的院子一水儿西北门,一律是五间房的地界。当然也有例外。西城就不同了。远看一所大房五间,房顶上长满了草,走近了一看,原来是一座王府的大门,改了当房住。再往前也许就是个“鹰不落”的小门,里边却套出个大院子来。还有瞧着挺唬人的一个大门洞,可一进去,里边就几间房,原来是房主败落了,把后面的几层院儿都卖了,就剩进门儿这几间了。说这房主穷?可在北京一提他,没有不知道的,是位名人。就说“小羊圈”胡同吧,找不出一个规整四合院来,却孕育了老舍。

我童时的居住地,在北京城的西北隅。那块地方旧称“穷西北套”,泛指从西直门到德胜门,沿城根的那块斜不溜的三角地。

那个穷地方,也有的说。我的同学司永成,他现在主持北京市民委的宣教工作。当年,我住新街口北大街迤西的东教场胡同,他住西教场小四条。我们中学毕业次年,都在家待业。他对我说,我认识砖瓦胡同的吴先生,他给誊印社刻蜡版,一版九毛呢。跟吴先生学学,你也刻吧。从此我就常去吴先生家讨教外带拿活儿。这位吴先生,讳锡章,行伍出身,是吴锡祺的弟弟。当年鹿锺麟把溥仪从故宫扫地出门,吴锡祺是执行者。锡章前辈诗、书、画、印全通,更绝的是精中医。曾送我一部吴鞠通的《温病条辨》,全书加满了怹字如米粒的小注。有一天,怹指着院里一位跟北屋郄先生下棋的老头说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叫吴玉如,是周总理的同学,解放前是新派人物,旧书底子也不错。他儿子叫吴小如,在北大教书”。一位“刻蜡版的”,就这么评论吴玉如老,可想怹的学问和眼光有多高。在穷西北套,名人磕头碰脑,多了。瑞洵、梁漱溟、胡佩衡、归质忱、周怀民……等等,就住在积水潭的西北一带。积水潭小山上的破庙里,住着撂跤名手宝三儿,庙外头,立着乾隆御碑。御碑上刻了乾隆御笔三绝句,至今我还记得其中两首:

积水沧池蓄泉流,芦萱形胜巩皇州。疏淤道顺植桃柳,三里长溪可进舟。

一派湖光倚大堤,两边水自别高低。经时济胜浮烟舫,春树人家望转迷。

说这些闲篇,是为了证明“西贵”,就是在今天,西城每年的高考升学率也是第一。再有,说这些也是为了给哺育过我的穷西北套长点儿脸,更是为了铺垫出个气氛,说一件延续了二十多年的事。

1974年,恩师冯老亦吾先生开始为我讲授《内经》,一年后即讲授书法。1978年冯老师汇集了我的书法笔记,又修改增补,让我协助编著了《书法丛谈》一书。全书分八章,共11万字。1980年,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。由于文革结束不久,这方面的书籍太少,所以《书法丛谈》流传较广。在编著这本书时,冯老师说,你可以在书界走动一下,看看大家需要什么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时常听到书法界的师友们提起一位书家——贾诚隽先生。

我最早知道贾先生,是在1978年。那年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西配殿,举办了北京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的第一个书法展——《天安门诗抄书法展》。其中就有贾先生的作品。楷书大字,在那一百多幅作品中显得挺醒目。这醒目的缘由有二,一是字大,进门一眼就看见了,一是书家的名字新,字的面孔新。再后,就时常听到人提起贾先生了。

1979年,《书法丛谈》写成后,我对冯老师说,启先生跟您是辅仁的同事,跟我家是世交,我去找怹写个书名吧。冯老师同意了,我就带上书稿找启功先生去了。启先生幽默是出名的。那时怹常对来访者说,“您有什么指示”。我这次见到启先生,先请怹老写了书名,而后便与怹玩笑说,最近又有谁指示您了?怹说了几个来访者,其中有诚隽先生。我问怹,他的字怎么样?启先生说:“练楷书的,今天还练楷书,不容易”。又说:“他就住你们那边”。

那时,我在北师大图书馆工作,校医院的经泽清大夫与我关系不错。我曾送他一册《书法丛谈》。后来,经大夫对我说,我有个中学同学,叫贾诚隽,喜欢书法,我把你那书给他看了,他说对“书法论著摘要”、“历代主要书家题名”和“学书札记”三章最感兴趣。

后来,听到关于谈论贾先生的话就更多了。“他入北京书协了”、“贾先生入中国书协了”、“贾老师调西城师范教我们书法了”等等。可是我与贾先生,就如参商二星,怹来吾往,没有相见的缘份。

一晃十几年,经济大潮席卷而来。人们好像饿着睡过一夜,第二天起来吃饱饭,就开始对钱特感兴趣了。1997的春天,在智化寺招开“印纽雕刻研讨会”,碰上了许林邨老先生,怹是位极清淡的前辈,北京文史馆几次要为怹翻盖房子,都被怹谢绝了。有人要为怹出版书画集,怹说,别浪费纸了。许老出席这个会,是因为怹被推为北派印纽的创始人。那年怹86岁,在北京,怹的书画已经被人抄得挺高,就有人钻空子,从许老那儿求了字画或低价买了,到外面转手。会议休息时,我与许老闲聊说,您在太平湖为老舍立碑的事,今年是三十周年,现在有的媒体知道我与您熟,来找我要您地址,要采访您。怹说,那事以前都说过了,不用再说了。我又说,您的字画现在外面标价挺高,您还送人吗。怹说,秀才人情纸半张,你说我除了写写画画送人,还有什么呀。我又说,有人拿您的字画赚钱,您知道吗。许老说,实诚的也有,贾诚隽就办事一清二白,有人通过他收购我一批画,让他从中提成,他说许老那么大岁数,我从怹身上扒皮,这不是缺德吗!所以我送了他一幅画——“风雨思君子”。

十几年前,我患了颈椎病,可好我有位朋友王培林,他爱武术,是八卦掌名师高子英的学生,正骨按摩十分拿手,他坚持给我按摩了10年。王大夫也是名门之后。清末民初的鲜果行,有“南郭记,北义成”一说,指的是南城的“郭记号”和北城德胜门果子市的“义成号”。王大夫的父母王春和与秀凤英,一是义成号的老板,解放后的北城果行商会会长;一是同仁堂东家乐鸿生的女儿。王大夫也是贾先生的好友。

王大夫给我治疗时,我们就闲聊。他说自己不懂字画,可听他言谈,对字画还是有见地,毕竟是大家出身嘛。他崇拜贾先生的书法,时常说,贾老师的字有功夫,欧体写得好,颜体、柳体、魏碑也写得好。我说,您怎么不求他张字呀。他说,我不好意思张嘴。我说,以后我见到贾老师代您求一张。他说你不认识贾老师呀。我说,我爱人不是在师大校医院嘛,她对面坐的经大夫是贾先生的同学。

甲申新春,我的一位小朋友闫素之对我说,孙和平还有张靖安与他一起办了个“鑫平书画社”,并说,新年了请几个人过去坐坐。那天,素之来接我,一看车上有断臂书家刘京生,这让我高兴,京生是我的老朋友,我们是1980年出席自学成才座谈会认识的,多年不见,他竟不显老。到了书画院,有几位我不认识的先生已经先到了。相互介绍,他们中竟有贾诚隽先生。这真让我喜出望外。贾先生也挺激动,他说:“我二十多年前就看过您的书了。”我说,那是我老师的,是老师提携,上了我的名字;他说:“经大夫病了,您携夫人看他去了?”我说,您怎么知道?他说:“您刚走,我就去了”。我就笑了,说,20多年了,我们永远是前后脚,去好多人家里,不是您刚走,就是我刚走。他说:“神交20多年,今天相见,总算如愿!”诚隽先生一时兴起,吟出韵语四句:

闻在庚申会甲申,鑫平相见道相珍。

神交恍若捉迷藏,今日举杯两躬身。

这四句,清楚明白地道出了我们之间的情感。不过第四句,我要加一注释。贾先生虽是北师大中文系出身,但是早年就读东教场小学,长我13岁,与我姑姑是同学,那他自然是我的长辈。可贾先生却说,我们两个都是东教场小学毕业,我们是校友,是平辈。我们彼此坚持,各论个的,结果是我给贾先生鞠躬,贾先生也对我鞠躬。为此,有了“两躬身”一说。

席间,贾先生与我互道珍重。我说,您多喝两杯吧。贾先生说:“这几年身体不太好,烟酒全戒了,今天本想坐坐就走,就不吃饭了,可我们相见,我总得陪陪您呀!”说着,一仰头,就干了一杯酒。这举动,让我感动,更显出先生的豪爽。

自此,我与贾先生常有往还,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。贾先生从事书法教学近20年,出版的书法教材有十几本。我讨要了几册读过,行文严谨,语言中肯,见解全来自临池心得,十分利于学生理解。从中可见他治学所下的功夫。后来渐渐地熟了,我就代王培林大夫求字。我说,您那位好友王大夫,特喜欢您的书法,就是不好意思开口。贾先生说:“我是要送他字,可王大夫眼界高,我怕献丑”。原来,他们彼此两客气了。贾先生可以找出自己书法的“缺点”,总是看到自己的不足,实属难能可贵。与当今那些把缺点说成是自己“创新风格”的书家比,真是天壤之别。人贵有自知之明嘛。

今春,柳絮初飞,我准备去看望老友王纪仪兄。便与贾先生商量一起去。因为他们住得很近,又不认识,所以我打算引见他们相识。纪仪兄早年住德胜门,也算穷西北套出身。近年他喜获丰收,先是他的电视剧《琉璃厂轶事》被改名《乱世有情天》在中央台热播,接着是长篇小说《古玩商》出版,再后是他写的《硬笔书法五十谈》售缺。就是一样让纪仪兄添堵,患了腿疾,出门不便,只有等朋友去看他。

那天,我邀了贾先生去看纪仪兄,宾主高兴便信口开河。纪仪兄说:“贾先生,前几天您的一个学生上我这来,说您在美术馆撒村来着,有这事吗?”贾先生答:“有这事!野狐禅抹出个乱七八糟,叫书法?您说我能不骂吗?”又说:“前些日子,我收了个学生,谷谿、杨再春他们来助兴,我也跟他们说了。大骂那些欺世盗名的书法家,真痛快。”贾先生说完,哈哈大笑,那样子特天真。接着贾先生指着墙上挂的一幅启功先生的草书说:“启先生这字可真出奇,怹老很少写这样的字”。

启先生这字确实与怹平时的书风有异,那字高古简约,笔道粗壮且华丽而不失精致,似章草又似今草。写的是一首冷僻的古诗。纪仪说:“这诗是……”,刚要解释,贾先生就拦住了他的话头:“您别说,让我认认”。贾先生凝神片刻,把那首诗读出来了。纪仪兄眼界高,很少夸奖人,这回他兴奋了,说道:“您楷书好,是公认的,没想到您对草书也这么有研究。”

入夏后,我把近作《顾庭槐诗八首并序》拿给贾先生看,他很喜欢,就行书写序,楷书写诗抄了一过送我,并且亲自送到我家。那个长卷,寸大的字,整一丈。我能说什么呢?一个前辈送我礼物是小,可那三伏天坐在书案前,挥汗如雨的心意,我怎么相谢呢?子曰:“骥不称其力,称其德也”。贾先生的心意,我只有永远珍藏,才对得起他。子又曰:“饭疏食,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而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孔夫子这段话是一种境界,要达到这种境界不容易。贾先生寄情于书,甘于清净;对世俗名利,嫉恶如仇;对师友同道,热情有加;对治学认真严肃,……。贾先生表面平凡,骨子里是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叶落,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”的文人气质。

 我们穷西北套虽然没出过大富大贵的人,可是真出真正的文人呀!


上一篇:林岫 下一篇:贾诚隽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
  精彩推荐
沈鹏(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)
林岫
京城文人——贾诚隽
贾诚隽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
刘绍勇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
欧阳中石——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教学体系的奠基人
中国美协主席——刘大为
中国书画学院沈老师
工笔大师——张永祥书画作品《贵妃出浴》欣赏
>>浏览全部0条评论
主题:
验证码:
 
内容:
您的IP:35.175.120.174,请注意文明用词
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二维码,扫一扫,更多精彩!
微信号:shuhuadaxue

         编辑团队  教育团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人书画网 中国书画函授大学  报名咨询:010-51656981 人人微信:renrenshcom  QQ:1263831886、1252288578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QQ群:书画大学二群:174248777;书画大学群:110889072 京ICP备18029743号-1 版权所有 ◎ Copyright 2004-2019